中俄等9國公開亮劍去美元化,伊朗用人民幣替美元後,事情有進展

貨幣的信用、能源安全及債務邊界構成了一個國家的經濟命脈,而石油美元通過美債把這三者之間非常巧妙的結合了起來,所以,從這一點來說石油美元才是美元的根本核心,這是有道理的。



另一面,美國控制著國際銀行和外匯系統,並主導和占據了國際金融和主要貨物商品交易的份額和定價權,作為主要儲備貨幣的美元又通過對SWIFT的呼風喚雨,進而間接掌控了國際貨幣間的匯兌業務,換句話說,如果一旦哪個經濟體不順從美元,那麼就有可能遭到SWIFT的特殊限制,導致這個國家無法正常接收海外匯款。


近十多年來,這齣固定的石油美元戲碼已經在多個石油國家上演,比如,目前,伊朗的外匯結算和大宗商品貿易正被SWIFT限制中,正在此背景下,目前,包括中國、俄羅斯、德國、法國、印度、越南、土耳其、伊朗、委內瑞拉等具有代表性的9個國家已經紛紛向去美元化亮劍,在商品貿易或雙邊貨幣結算中減少或拋棄美元的使用而改用其他貨幣。



比如,伊朗已經正式用人民幣替代原來美元的位置,與此同時,歐亞經濟聯盟正在製定一個無美元支付體系的共同製度,它與包括中國和伊朗在內的一系列合作夥伴簽訂了貿易協定。稍早前,據伊朗工商業礦業和農業商會透露,崑崙銀行已宣布,它將在今年12月底前繼續與伊朗進行銀行交易,並僅使用人民幣進行金融交易結算。


事實上,多年來,新興市場國家一直在努力建立一個不依賴於美元的新金融體系,而從目前的最新消息來看,這些舉措只會增加,目前,伊朗正準備將加密貨幣開採合法化,以作為擺脫美國銀行,數週前,伊朗也宣布計劃要發行自己的加密數字貨幣以繞開美元限制交易,並將原油、黃金等戰略資源作為實物抵押。



事實上,我們多次在不同的場合強調,世界多國也正在掀起一場主權加密貨幣的競賽,最新進展是,俄羅斯也正在研究建立一個由黃金支持的加密數字貨幣的提案,重新建立一個以黃金作為錨定物的數字貨幣金本位時代,再早些,俄羅斯已經宣布將用比特幣來實現去美元化的目標,並取代部分美元儲備,並儘量減小因為石油的美元計價付款流可能受到干擾的限制。而美國正是通過不斷將黃金驅逐出世界貨幣體系,重新借助其經濟實力和石油美元這個新載體才最終確定了現在的貨幣地位。


緊接著, 今年6月,IMF前總裁拉加德在英格蘭銀行論壇上暗示該組織擬根據特別提款權機制推出一個類似比特幣的全球數字貨幣IMF Coin,旨在取代美元,但事情到此並沒有結束,繼中俄等9國公開亮劍去美元化後,又有二個大國或將正式突然叫停美元,讓市場大感意外。



據知情消息人士二週前向路透社稱,日本也正在全球主導建立一個用於加密貨幣支付的國際網絡,類似於銀行間使用的SWIFT系統,並可與包括伊朗在內的全球多國在石油等經貿領域繞開美元,從而在部分商品領域實現去美元中心化。


另外,英國央行行長馬克·卡尼也在8月底參加全球央行年會上敦促全球央行應聯合起來創建多極化的儲備貨幣系統,可以用一種全球數字貨幣來取代美元,他認為降低美元地位的最好辦法是可以用一種全球數字貨幣來取代美元,如果以數字貨幣計價的全球貿易份額上升,那麼,美元通過匯率產生的溢出效應將會減弱,也方便各國可以繞開美元進行交易,以結束美元主導,降低潛在風險,事實上,早在今年初,俄羅斯已經宣布將用比特幣來實現去美元化的目標,並取代部分美元儲備。



對此,知名經濟學家,《貨幣戰爭》一書作者Jim Rickards進一步解釋稱,由黃金支持的數字貨幣的發展可能將成為削弱美元在全球金融和外匯交易系統中的主導地位,且比大多數人預期的更快結束。


而要更清楚的了解這種趨勢,IMF在9月30日公佈的最新國際貨幣儲備報告就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窗口和最明確的印證,報告顯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元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佔比降至2013年底以來最低至佔61.63%,這是自2013年第四季以來美元在外匯儲備中的最低佔比,而外匯儲備中日元、歐元和人民幣的佔比均較上一季度有所上升,美元延續了近期在外匯儲備中佔比下降的趨勢,全球各國央行似乎仍在繼續分散儲備美元以外的貨幣。



原創<全球財經觀察報導>